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护士升迁
护士升迁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护士升迁 「啊!」
  每月例行的医疗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坐在角落带着白色护士帽的藤塬奈美忽然低唿了一声。
  「怎么了?奈美姐?你怎么脸色那么差?」
  坐在隔壁的同事藤香低声关心的问着。
  「没…没事,可能是会议室裡面的空气不好所以我有点头痛。
  我还是先出去到外面透透气好了,如果有点到我的话请帮我照一下。」轻扶着额头,奈美略显狼狈的从后门安静的离去。
  开会结束后,医疗人员都重新回到所属的工作岗位上忙碌了起来。
  身体不舒服的奈美在护理站的桌上趴着休息片刻,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容易发现的红晕。
  「奈美姐,刚会议结束时院长请我转告你去见他哦。」「院…院长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嗬嗬...奈美姐已经等不及了吗?刚刚开会确定了要派现在的小儿科护理主任高田前辈去东京的研究医院支援呢。我想院长一定是想跟你讨论关于升迁到主任来替补的事吧。」
  奈美听了尴尬的笑了一笑,不擅长工作场合私下竞争的她不知该怎么回应。
  「恭喜奈美姐!」
  护士站裡另外一位甜美小护士雪子恭贺着,「奈美姐最近好事不断哦。叁个月前才跟妳那个温柔又多金的科技新贵男友订婚,再升迁到小儿科护理主任的话那就真的是爱情与事业都双收了呢!」
  听了雪子的话,奈美眼中的光芒暗了下来。
  「但是我的未婚夫不希望我婚后继续工作,他的家人也都认为我结婚后该待家裡不要在外抛头露面。我和他沟通了很久他才同意让我继续做护士的工作,所以如果要升迁到主任的话他一定不会赞同的。我看还是算了吧。」爱情和事业为什么一定要其中有所选择呢? 难道不能两方面都圆满吗?
  「奈美妳可以再试着说服他啊。不过,如果你被升到楼上的小儿科,我们就没什么机会可以见到妳了呢,妳要常回来楼下看看我们哦!」和奈美同样属于外科护理站的藤香难过的说。
  「唉唷~升迁都还没确定啦。我想院长应该不是找我去谈升迁的事,毕竟内科护理站的雏子应该比较有可能被升吧。」
  雏子是和奈美同期进来的护士。有着个性美的雏子积极的工作态度、跟带着柔弱美的奈美细心认真的态度,在新进人员中使两人特受瞩目。在训练后两人就被分发到不同的单位。即使奈美的个性不喜欢勾心斗脚的竞争,雏子还是一直把奈美当作升迁的竞争对手,处处找她的麻烦。
  突然之间,一阵痛感再度开始袭击奈美,快忍受不了痛处的她只想在哀嚎出声前赶紧离去。
  「我…我还是先去见院长再说吧。」
  说完奈美就快速的朝院长室的方向走去。
  「进来。」
  敲门过后片刻,一个充满威严的低沉男声从木门后传来。
  「院…院长…」
  奈美开了门后,惊讶的发现同期的雏子也在院长室裡。
  「那么谢谢院长,我期待听到你的好消息。」
  雏子冷冷的看了奈美一眼,随即离开。
  雏子才刚关上身后的门,痛到冷汗都出来的奈美就等不及就地跪了下来。
  「院...院长大人,求求你让我去上厕所吧。我...我已经受不了了!」「哼~才给你最弱的灌肠液你就受不了。给我忍着!当护士那么久妳应该知道忍的越久妳骯脏的肠子才清理得越乾净吧。」男人残忍的回答,「过来舔我的巨棒,妳服务的让我满意的话就让妳拉出来。」
  「呜...我不要...奈美好难受啊...院长...」「奴隶有资格用这样的态度拒绝主人吗?」一个巴掌打上奈美的脸颊,「看样子我今天要好好的教导妳一下了。」
  院长用力的拉着奈美进入角落连接的小房间。附属于院长室的休息室,从外面看起来跟其他办公室的休息室差不多,但没想到进去后却是一个想不到的世界。
  除了房间中央的大床看起来普通以外,休息室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不同的皮鞭、绳子,屋顶上还有各种不知道用途的勾子。但最引人注意的是一个立在百叶窗前约2尺高的木製十字架。暗褐色的塬木散发出油亮的光泽,平滑的木面像是早已经歷多年的磨练。
  「求求你...我的肚子好痛...快要出来了...」奈美哭求着,一阵阵的绞痛不断的袭击奈美的肠胃到近乎无法忍受的地步。
  在不停的疼痛下,抛开羞耻的奈美带着些犹豫作出了决定。
  「对不起院长我错了...请让我舔您的肉棒...拜託你...让我为您服务...」
  说完奈美就跪在院长的裤裆前,略带犹豫的手努力颤抖的解开了西装裤的拉鍊,院长暗红色的肉棒早已硬着毫无遮掩地挺立在奈美面前。
  「我很忙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只能给你10分鐘的时间,如果在时间内妳没办法吸出来让我满意的话,妳今天就别想大便了。」「怎...怎么这个样子...」奈美快心急的哭了出来。
  「还剩9分30秒,妳最好快点开始哦,不要到时候说我没给过妳机会。」奈美娇小的小嘴赶紧含入院长的肉棒,但一股男性的腥味衝上来,让奈美下意识的想要把肉棒给吐出来。
  院长将奈美的头用力一按,粗长的肉棒像凶器一般的顶进喉咙深处。看着奈美被呛着眼泪口水直流的样子,院长兴奋到肉棒上的小洞排出了更多的透明分泌物。
  「好好舔,从顶端一直给我舔到下面的两颗蛋。妳的未婚夫总教过妳要怎样满足男人吧。」
  「呜...呜...」
  奈美的未婚夫总是温柔的和她做爱,更没有强迫她帮他口交。阵阵传来的便意让奈美没有选择的只能靠本能拼命的舔,希望能早点解放。
  「看妳那么努力的份上,我就好心点帮你遗忘一下肚子的痛处。」院长不怀好意的从上衣的口袋拿出一个小巧粉红色的遥控器,按下了开关。
  「啊~不...不要!!啊~~」
  奈美被迫停下,塬来这几个小时防止她排泄而塞入后门的肛门塞竟然开始震动了起来。意外的震动虽然让注意转移了便意,但对菊花的刺激却带动了下体的收缩。
  「啊...好...好...好奇怪的感觉...不要啊~停...求求你停下来!」
  「奈美,时间只剩下5分鐘啰。除非妳今天不想大便了,要不然妳该专心点好好的舔哦。」院长看着奈美的狼狈样,残忍的提醒她。
  「呜...嗯...呜...嗯....」
  强忍着从菊花传来的刺激,奈美专心的舔着院长的巨棒,从她肉洞裡慢慢流出的蜜汁却渐渐弄湿了地板。
  (怎…怎么会这样?在这样的情形下我怎么可能会兴奋呢?)「嗯...外科的第一美女护士竟然在上班时间如此淫荡的吸男人的肉棒。
  这让人看到妳如果升迁上主任还能让人信服吗?」院长边享受着奈美的服务边恶劣的嘲笑着她。
  时间限制的压力,肛门震动的刺激,加上乎强乎弱的便意,奈美无法反驳只能更加努力的吸着院长的大肉棒。
  奈美丰满的双唇紧紧吸住院长的肉棒,舌头还不断上下左右的扫过龟头敏感的部位,双管齐下的技巧让院长的兴奋指数快速升高。
  「啊~奈美妳舔的还真舒服...吸紧点!啊~」过多的快感使院长终于无法忍住而释放出浓稠的白色精液。
  「喝下去,敢吐出来我就要妳好看。」
  浓稠的精液带着强烈的腥味,被迫吞下去的奈美被逼的眼泪都灼湿了满脸,而肠子的绞痛却不留情的同时折磨着她。
  「院长...我...可以去上厕所了吗?拜託~肚子好痛...我真的忍不住了!」奈美含泪哀求着。
  院长从房间角落拿出一个大型脸盆,放到奈美的面前。
  「这就是妳的厕所。赶快上吧,拉完就快回去自己的工作岗位。」「不要!我不要这个样子~」
  奈美拼命摇头,但持续已久的便意就快要忍不住了。
  「裙子自己撩起来,内裤给我脱下!」
  院长冷冷的看着她,平静的声音下有着不能拒绝的威严。
  奈美怎么抵抗的过强烈的便意加上对院长的恐惧,只好乖乖的将内裤脱下。
  用力已久的菊花还在抵抗肛门塞震动的快感,前方的肉洞更是抵挡不住后方带来的快感而分泌出甜美的花汁。
  「过来蹲好!」
  奈美努力忍住羞耻,颤抖的白皙双脚站到脸盆两旁后蹲了下来。
  「院长…请把塞子拿出来…我这样子没有办法…」「用双手把屁股打开,自己用力一起拉出来。」「怎…怎么可能…我…我做不到。」
  「我数到十,妳不自己拉出来就代表妳不想上啰!」「啊...不...帮我拿出来吧...」
  「一...二...叁...四...再用力点哦...五...六...」「嗯~~嗯~~嗯~~」
  奈美努力按着肚子,满脸充血的通红,拼了命用生孩子般的力气的想要把肛门塞给挤开,纾解累积已久的便意。
  「啊~~~~」
  在院长数到十之前,奈美满腹的粪便终于衝开了折磨她已久的肛门塞。
  恶臭的粪便一但开始流出就再也无法停止,霹雳趴啦的持续了数分鐘。
  「呜~~」
  好不容易把存货都排泄乾净,对奈美来说好像已经过了数小时痛苦的时间,她忍不住又再度留下羞辱的泪水。
  「嗬嗬~妳的未婚夫看到妳现在这丑陋的样子可能会后悔爱上妳这个骯脏的女人吧!?」
  院长嘲笑着,「好了别哭了,自己到厕所清洗乾净赶快出来,我要和妳讨论小儿科护理主任升迁的事。」
  发洩完的院长转身回到院长办公室,留下奈美一个人在散发着粪便恶臭的房间裡独自哭泣。


【完】